财经杂志:深航地产局中局

日期:2019-07-11 来源:未知

  没有什么悬念,3月21日晚间,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下称国航)于港股发布公告称,将斥6.82亿元增资深航,使其在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Shenzhen Airlines Ltd.,下称深航)中所占股比由25%升至51%。

  根据该公告,深航现已陷入资不抵债境地。截至2009年12月31日,深航经审计资产总计约为人民币223.87亿元,负债合计约为人民币244.5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约为人民币-20.89亿元。2008年、2009年度,深航净亏损分别达到3126万元及8.64亿元,与此前公开的盈利数据2600万元和5亿元相差甚远。

  连续16年盈利神线年改制后的尴尬处境。一张人际关系网,一张资金腾挪网,令深航沦为原大股东汇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润)的输血工具。而“织网者”正是身陷囹圄的深航高级顾问李泽源。

  首先以个人关系网拉拢达官显贵入股深航;之后以深航购买飞机等理由向银行融资,将部分信贷资金用于偿还2005年收购深航65%股权所欠款项,再以虚假融资租赁合同填平资产负债表。

  同时,利用地方政府的航空业冲动,假借深航开设分公司之名换取大量优惠资源,将深航资金投入地产、酒店等业务,所得收益去向不明。在这过程中,深航资金流出至少20亿元,并背负高达百亿元银行。有接近深航财务的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深航最困难的时候,账面可支配资金只有几百元。

  李泽源案发后,汇润资金链随之断裂。3月20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深中院)发布公告,因汇润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其债权人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粤财控股)已提出申请要求对汇润进行破产清算,深中院已开始受理该申请,并将于6月29日举行债权会。

  深航松绑时机渐近。然而,这种并不高明的“拆东墙补西墙”手法,何以骗过众多金融机构及地方政府审查,成为李泽源屡试不爽的敛财途径?原因值得深思。

  是年3月,李泽源联同三名自然人赵丽、秦畹江、宋祖玉以1000万元注册资本组建汇润,用于竞拍广控集团出让的深航65%股权,李泽源在汇润持股89%。经过90余轮举牌,汇润和哈尔滨亿阳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亿阳集团)携手以27.2亿元战胜国航和深圳市政府组成的联合竞拍者,深航改制为民营企业。

  能够上演现实版“蛇吞象”,李泽源靠的是高超人际手腕及大胆承诺。一位熟悉当年交易的原深航人士称,李泽源能从时任新华人寿董事长的关国亮手中获得巨额资金拆借,靠的是西部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下称西部担保)董事长刘文彪从中牵线。而刘文彪此前与李泽源也交往不多,亦是通过第三方介绍相识。

  “李泽源口才极好,又善察言观色,一顿饭的机会就能跟别人混成旧相识。”该人士称。李泽源获悉关国亮当时正筹建新华控股后,便对关国亮承诺,待深航股权完成过户后,他将借助深航的现金流协助关国亮获得新华人寿绝对控股权。

  之后的故事已如外界所熟悉。汇润首期8.16亿元股权款全部来自新华人寿董事长关国亮拆借。2005年9月30日,第二笔股权款10亿元在比交易约定支付时间推迟一个多月后,终于打入广控账户。关于该笔资金的来源,目前仍有两种不同说法。一说为其来自民间高息,另一说为依然来自关国亮借款。

  虽然10亿元股权款与该期应付总额13.6亿元仍有差距,李泽源已迫不及待提出股权过户要求。这一要求遭到深航第二大股东国航强烈反对,但深航另一股东全程物流已倒向汇润一边,二者合计持股深航75%,股东投票权重高于三分之二。因而在2005年11月16日深航股权拍卖后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最终通过了股权过户的决定。

  广控集团总经理邹小平在当天的股东大会上介绍,汇润已将所持深航20%股权抵押给广控,同时再由西部担保提供担保,以确保继续支付高达9.04亿元的余款。2005年末,广控集团母公司广东发展银行(下称广发行)重组,9.04亿元余款作为不良资产剥离给粤财控股,作价5.44亿元。

  而李泽源也从此走上了漫漫偿债之路。深航成为他最重要的资金来源。2006年,深航先后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得15亿美元授信支持、从农业银行获得50亿元协议、从建设银行获得100亿元授信。

  为了平衡资产负债表,李泽源又找到刘文彪的西北租赁公司,由西北租赁出面与爱尔兰瑞安航空签订飞机租赁合同,价值1.5亿美元。但数位深航人士证实,深航最终并未接收这部分飞机,但相应支付款项却下落不明。

  李泽源演绎人际手腕的另一个舞台是地产业务,这也牵出了李泽源前期重要合作伙伴前葫芦岛市市长赵祥。

  由于早年三度因经济问题入狱,李泽源无法出任汇润法人代表,于是他找到了正在深圳做生意的东北老乡赵祥,恳请其出面代持汇润控股权,并担任汇润及深航董事长。

  也正是借助赵祥的关系,李泽源将深航的触角伸向地产业务,成为吸血深航的又一只水蛭。2006年10月19日,深航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深航地产)成立,汇润以7000万元出资占股70%,深航以3000万元出资占股30%,赵祥出任深航地产董事长。

  同年,赵祥牵头深航地产在沈阳获批其在全国首个地产项目“深航翡翠城”,项目占地400余亩。不过,赵祥很快发现,李泽源对其并不信任,项目所涉大额资金通常越过赵祥,直接由汇润出面支付给收款方。赵祥在汇润的代持股,也被李泽源要求签订法律协议。二人的矛盾逐渐产生。

  2008年初,房地产市场不景气,深航(沈阳)置业有限公司(沈阳置业)一度欠下施工工人工资,由于担心工人,沈阳市政府部门要求深航地产快速平息事端。

  另一方面,汇润从大连某大型集团借款2亿元到期不还,导致对方申请冻结汇润资金。赵祥便建议李泽源出售深航翡翠城项目给沈阳格林豪森地产公司(下称格林豪森)以缓解资金压力,项目售价3.4亿元。但由于格林豪森未能在约定交易期内支付全部交易款,李泽源便要求格林豪森出让51%股权给深航地产,项目控制权又重新回到沈阳置业手中。

  不过在内部会议上,李泽源却对员工称,赵祥私下收取了格林豪森的好处,损害了深航地产的利益。此后,赵祥个人及其控股公司深圳辉瑞投资有限公司的代持汇润股权全部转予李泽源,赵祥在深航地产的职位亦由赵健出任。2009年3月,这一职位又让渡给李泽源的儿子李默。

  一位熟悉交易过程的深航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深航翡翠城51%股权最终其实并未回到深航地产,而是转予深圳市鑫吉斯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鑫吉斯)。工商资料显示,鑫吉斯成立于2007年11月15日,由井亮、陆毅、王喜祥三名自然人出资,注资资金30万元。该公司自2009年7月7日起在汇润持有3%股权。

  “鑫吉斯是李泽源的壳公司之一,几个股东是深航员工。”前述人士称。记者查阅深航员工名录发现,深航中确有名为“井亮”“陆毅”的员工,所在部门也与前述人士所述吻合。

  沈阳项目拉开了深航地产扩张的大幕。2008年7月后的短短一年间,李泽源几乎以每月一省的速度,将深航的旗帜插遍全国。“李泽源很懂得借力,经常以代某位领导探望为名去见另一领导,令外界认为他背景深厚。”一位接近李泽源的人士称。

  当然,李泽源这么做的目的是发展地产。深航内部资料显示,目前深航已成立南宁、无锡、广州、沈阳、郑州、北京、山东、江苏8家分公司,并有11家分公司在筹建中,包括西安、重庆、四川、泉州、福州、江西、黑龙江、大连、湖南、珠海、青海。

  与深航地产相关联的深航酒店业务也迅速发展,深航酒店管理公司成员店已达18家(其中10家是在2009年开业),另有6家五星级酒店项目在筹建中,成为深圳本地的第三大酒店集团。

  就在李泽源被抓前20余天,深航传达内部文件,决定成立青海省深航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筹建办公室,而该矿正是深航开设青海分公司的交换条件之一。

  此前,深航还向北京顺义、朝阳两区分别索要上千亩土地,以作为建设航空商务区及北京基地的政策条件。由于扩张速度太快,深航在很多地方并没有兑现承诺,只是投入一两架飞机偶尔飞些航线,或延迟缴纳土地出让金,导致不少地产项目相继告吹,前期投入资金亦纷纷打了水漂。其中,位于北京核心地段雅宝路的一处酒店项目已烂尾两年之久。

  2009年6月,时任深航地产副总经理郭迎军称,“深航地产取得土地的主要来源为深航主业扩张,各地政府所提供的政策性优惠用地。地产公司成立3年来累计投入5亿-6亿元,但至今未产生有效的、直接的收益。”

  李泽源事发后数日,深航地产亦搬离原办公地点深圳竹子林联泰大厦。公司董事长李默及主要业务负责人郭迎军均不知所踪。

  2009年12月22日,深航下发《关于在特殊时期加强深航房地产公司管理的通知》,要求地产公司及其下属公司的所有印章(沈阳置业除外)暂由深航监管使用。对于地产公司在各地的项目,原则上按照正在施工的项目继续进行,尚未开工的暂缓实施来处理。

  同时,深航财务总监李有强两次要求深航各部门全面清理资金、资产情况,重点关注长期挂账的应收、其他应收款项,对外出租、出借资产情况。并要求财务部门加强深航资金管理,严控资金的流量、流向和流速,建立财务预算、资金、会计核算和效益风险管理等体系。

  被李泽源所织之网套牢的大批利益相关者目前也前途难料,除前深航总裁李昆,被公安机关调查的还包括前深航财务总监谢云双、曾代表汇润举牌收购深航的前深航监事会主席徐海伟、广发银行深圳分行副总经理暨李泽源之妻高艳。

  但对于至少千余名深航员工来说,他们更关注的则可能是位于深圳宝安假日名居和福永幸福花园两个项目的进展情况。这两个项目计划投资25亿元(未含融资成本及各种税费),截至2009年底已完成投资逾三成。

  数位深航员工向《财经》记者证实,这两个项目乃是深航员工生活基地,属于集资建房,由深航担保员工向银行借贷共计6亿余元,用于缴纳项目土地款。如果项目于今年底不能如期建成,他们将不得不面临被银行追款的尴尬处境。